您所在的位置:卫保童律师网 > 律师问答 > 南京合同债务 > 详情
律师介绍
客户评价
  • 非常专业,优秀资深律师
  • 卫律师解答的很好
  • 卫律师解答的很好
  • 卫律师的解答,很细致,顺序很清晰,非常感谢,就是约不上时间,下周五有空吗?我想拜访一下。
  • 卫律师很专业
  • 听了卫律师一解答,茅塞顿开,非常感谢
联系我们
  • 手机号码:13814110600
  • 联系邮箱:1010721396@qq.com
  • 执业证号:13201210310538228
  • 执业律所:北京德和衡(南京)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南京栖霞区紫东国际创意园 A1-3
南京合同债务
设备质量符合行业标准,但不符合合同约定, 无法在合同约定的环境中正常使用,是否可以解除合同?
作者:卫保童      时间:2019-09-02      来源:未知    浏览    次

问题:

  在设备制造行业,常会出现设备本身符合国家或行业标准,但没有达到合同的特殊要求,致使设备在合同约定的环境中无法正常使用。

买方认为:

  设备不符合合同约定,不能再合同约定的特殊环境中国正常使用,属于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构成根本违约,应当解除合同。

卖方认为:

  设备虽然没有达到合同约定的标准,但符合国家或行业标准,不存在质量不合格的问题;买方不可以解除合同。

律师认为:

  尽管设备质量符合国家或行业标准,但不符合合同的约定,设备无法在合同约定的条件下正常使用,买受方可以解除合同。

参考案例: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5)吉民二终字第90号民事判决书。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与吉林昊宇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瀚海弘正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2011年7月30日,昆机公司以设备制造厂的名义为翰海弘正公司出具《制造厂家授权书》,授权翰海弘正公司用该公司制造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参加招标活动,全权处理招标活动中的一切事宜,保证就招标而提交的货物承担全部质量保证责任。2011年8月初,昊宇公司(需方)与翰海弘正公司(供方)签订《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采购合同》(以下简称《采购合同》),约定总价款1235万元,其中5%作为质保金,质保期为设备运行验收合格满一年。合同交货期:供方于2011年8月10日前到需方现场修改设计基础任务书,需方于2011年9月15日前具备安装条件并需经供方验收合格。开始安装后一个半月冷调试结束,60个日历天内完成试车验收。设备名称: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设备规格:详见《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技术协议》

  2011年8月4日,昊宇公司(甲方)授权代表王春俭与昆机公司(乙方)授权代表郑海波签订《技术协议》关于机床验收双方约定:机床的验收工作分为预验收和终验收。终验收是指机床在甲方现场安装调试完毕后的最终验收工作,终验收工作在甲方现场进行。终验收标准按甲、乙双方签订的《技术协议》和《合格证明书》的几何精度及坐标精度进行验收,达到要求即视为终验收合格,并由双方签署终验收单。机床质保期从甲、乙双方终验收单签署日期开始计算。

  昊宇公司于2011年11月23日向翰海弘正公司支付设备款611.5万元,翰海弘正公司于2012年3月交付机床,昆机公司派员进行安装调试。2012年7月30日,昊宇公司(甲方)与翰海弘正公司(乙方)签订《补充协议》,确认:涉案机床安装调试完毕,甲方进行了总体验收,设备达到合同验收标准,验收期间甲方提出部分遗留问题经乙方协调绝大部分得以解决。对遗留的滑枕防护罩变形、爬梯及走台油漆颜色不符问题约定由甲方自行处理,乙方支付1万元(含税)作为甲方处理公司问题的费用。该《补充协议》同时明确,昊宇公司同意涉案机床终验收合格并开始进入质保期,质保期内乙方严格履行质保期所应履行的应尽义务。甲方应于该协议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乙方支付验收款(合同总款的5%),即61.75万元。昊宇公司于2012年7月31日签署了《机械设备竣工验收单》,确认验收合格,设备进入质保期。昊宇公司于2012年8月22日向翰海弘正公司支付验收款61.75万元,又于2013年3月19日向翰海弘正公司支付设备款500万元。以上,昊宇公司共计支付翰海弘正公司合同总价款的95%,即1173.25万元。

  2012年8月21日,昊宇公司发传真告知翰海弘正公司涉案机床在正常工作中,主液压站变量泵出现明显异常噪音,要求尽快解决。2012年8月24日,昊宇公司发传真告知昆机公司涉案机床主液压站变量泵已损坏,要求尽快解决。昆机公司于同年8月底派人更换了该变量泵。2013年3月15日,昆机公司工作人员进行设备现场维护,昊宇公司技术人员在《产品服务修理完工单》客户意见一栏标注:“X轴在全长上有几点颤动,希厂家解决。”2013年7月1日,昊宇公司发传真告知翰海弘正公司涉案机床出现“1.液压泵噪音异常、油压不稳;2.方滑枕运动时颤动;3.机床X方向移动时有两点颤动;4.攻丝时主轴转速不均速;5.机床立柱护板处、方滑枕漏油;6.机床坐标自动变动但无报警号;7.机床附件铣头(伸长铣头、垂直铣头)旋转时有明显异声;8.与机床PLC通讯不了”等8处问题,希望尽快派人解决。昆机公司派工作人员张国华到昊宇公司现场检查,并于 2013年7月10日形成书面情况说明向昆机公司邹开贵主任报告,主要内容为:1.机床主液压泵出现噪音;2.机床Z轴(滑枕)慢速爬行抖动、打刀;3.机床Y轴、Z轴漏油。2013年7月24日,昆机公司派彭金敏、张春磊两名维修人员进行机床维修,2013年7月26日维修结束,签署了《产品服务单》,标明:1.Z轴(滑枕)有抖动现象,经调整已达到用户的使用加工要求;2.X轴(床身)有抖动现象,经调整已达到用户的使用加工要求;3.机床立柱护罩有漏油现象,经过处理维修没有明显漏油现象;4.主液压站换挡油泵有噪音,但不影响使用(未处理);5.附件垂直铣头有噪音,但不影响加工使用(未处理)。昊宇公司技术人员在该《产品服务单》用户意见一栏注明:“设备故障有所改善,未处理部分应予解决。尚留部分问题未解决,尚需时间考量。”昊宇公司于2013年7月26日维修结束当日形成了由昆机公司两名维修人员彭金敏和张春磊参加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厂家维修会议纪要》,对上述维修过程和存在问题予以确认。同时提出问题:方滑枕漏油(需提供方滑枕密封圈)、主液压换挡泵有噪音(去年更换过此泵)、护罩漏油未彻底解决、附件铣头有异声、机床攻丝转速不均匀、机床定位有时不准、机床程序运行转换角度时有停顿现象。厂家现场维修人员确认有以上问题,但本次无法解决。2013年7月30日,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共同签署《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质保期存在的问题》,确认涉案机床经厂家人员维修还存在以下问题:1.液压泵有明显噪音需更换;2.机床方滑枕运行时有轻颤动(经两次维修未彻底解决);3.机床攻丝时主轴转速不匀速;4.机床防护罩、方滑枕漏油(方滑枕密封胶条需更换、漏油问题需彻底解决);5.程序运行有时异常;6.机床附件铣头(伸长铣头、垂直铣头)旋转时有明显异声。同时标明:以上问题是质保期内遗留的问题,生产厂家需将以上问题全力解决,解决之后质保期解除并出具证明。2013年8月13日,昊宇公司发传真告知昆机公司,液压泵出现明显异常噪音,油压不稳,无法维修需更换。2013年9月5日,昊宇公司发传真告知翰海弘正公司,液压泵已损坏,导致停机一周,昊宇公司已购买液压泵并安装使用。其后,涉案机床在使用中主轴与定位钢套抱死。

  2013年9月26日,昊宇公司工作人员将涉案机床主轴抱死带出定位钢套的照片通过手机发送给昆机公司进行报修。2013年10月10日,昊宇公司将涉案机床在验收前后和质保期间出现的主液压泵问题(包括主轴研伤并与定位钢套抱死,机床停用)、严重漏油问题、X轴全长几处颤动、主轴攻丝时转速不匀速四个方面的问题,将“方滑枕Z轴低速爬行,多次联系未能解决。铣头附件内部异响,多次联系未予解决。液压站有两处油箱,主油箱补油工作不正常,需人工监护。液压原理图与实物不符导致维修困难,液压站油泵厂牌与合同不符等。静压数字压力表表头个别损坏,没有说明书。机床部分智能部件没有使用说明书和维修替换参数”等归纳为其他问题,以及与翰海弘正公司、昆机公司进行协商和沟通的过程形成《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质保期维修汇总》,传真给翰海弘正公司和昆机公司,要求两公司对涉案机床出现的情况予以重视,派人诊断设备问题,洽商解决方法。翰海弘正公司于2013年10月15日复函:1.因该设备于2013年8月1日质保期已到,所有售后、备件、技术支持等相关内容将根据合同条款全部执行完毕再予进行。2.翰海弘正公司在2013年7月30日到昊宇公司进行了质保期前的最后回访,共同认定了该设备还存在的6项问题(此次主轴抱死问题不含在内,且不与前6项关联),也已在第一时间基本解决,但昊宇公司未予认定。翰海弘正公司认为昊宇公司应拿出建设性意见,尽快将质保问题处理,以确保用户生产不受影响。

  昊宇公司诉至法院,请求人民法院支持如下诉讼请求:一、解除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二、翰海弘正公司返还昊宇公司合同价款1173.25万元,并支付违约金123.5万元;三、昆机公司对翰海弘正公司返还昊宇公司合同款1173.25万元及违约金123.5万元承担连带给付义务;四、本案诉讼费用由翰海弘正公司和昆机公司共同承担。

  另查明:苏州华碧微科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司法鉴定所对《司法鉴定意见书》(苏华碧司鉴(2014)物鉴字第210号)作出以下主要分析说明:涉案机床主轴上存在拉伤及划伤痕迹,表面存在因剥落而形成的凹坑,密封件已不存在,申请人表示密封件已经拆下且无法提供;主轴处于伸出状态,其伸出段为700mm(刀盘面至铣轴键口端),铣轴前段表面存在疑似胶体物质,方滑枕大法兰盘表面有撞击凹坑且被胶体覆盖,胶体具备有机物特征,钢套已经偏心,钢套与主轴轴度已经不同轴。经现场对涉案机床进行试车,主轴存在抱死现象,无法正常开机运行。涉案机床已不具备鉴定委托事项2-6项的条件。液压泵不存在明显噪声,符合GB15760-2004《金属切削机床安全防护通用技术条件》对噪声的要求。拆解涉案机床可知,发现1#钢套与2#钢套排列安装在铣轴台阶内侧到铣轴前端面内侧,主轴中间部位存在锈迹,铣轴前端钢套处存在两条痕迹:1#钢套与主轴抱死,2#、3#、4#钢套可自由滑动,并从主轴尾端无干涉退出;2#钢套内表面存在2条贯穿整个钢套长度方向的拉伤痕迹;1#钢套内表面存在3条贯穿整个钢套长度方向的拉伤痕迹,且痕迹与2#钢套上的痕迹形成贯穿两个钢套长度的一条直线痕迹;主轴钢套处存在3条拉伤痕迹。对取回的样品进行尺寸测量,铣轴内台阶内表面到铣轴前端内表面的长度为541mm,1#钢套长度为270.14mm,2#钢套长度为270.64mm,由此可知,1#钢套与2#钢套排列安装在铣轴内台阶内侧至铣轴前端面内表面;铣轴内台阶高度为6.88mm,2#钢套厚度为7.89mm-8.21mm,主轴在伸出及回缩动作时,2#钢套会被铣轴台阶挡住不会再向后退;主轴左侧存在凹坑,且凹坑距离主轴前端为365mm,主轴缩回时,主轴上的凹坑处于2#钢套位置。主轴、铣轴、钢套的材质成分均符合《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鉴定需要零件信息表》对成分的要求。其中主轴的材质成分主要为C(碳)、Si(硅)、Mn(锰)、P(磷)、S(硫)、Cr(铬)、Ni(镍)、Al(铝)、Cu(铜)、Mo(钼)。主轴及铣轴的硬度低于《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鉴定需要零件信息表》中对硬度的要求(主轴检测结果:HV863,信息表要求:HV900;铣轴检测结果:HB190,信息表要求:HBS235)。主轴凹坑内未见异物,未发现外物撞击主轴产生凹坑的证据,未见氮化处理层,裂纹沿表面向内部扩展,主轴上存在剥落而产生的凹坑。从主轴和钢套之间拉伤痕迹处取样的金属粉末进行成分分析,发现其主要成分为C(碳)、Cr(铬)、Fe(铁)等元素,由于现场取样时痕迹上的金属粉末有限,故不具备定量分析的条件。结合钢套与主轴上的痕迹,以及委托人提供资料照片分析,1#钢套在主轴伸出过程中被带出;对1#钢套的痕迹进行分析,发现存在摩擦痕迹,其沿钢套前端向底端摩擦,沿摩擦方向存在摩擦褶皱,摩擦痕迹部分存在表面裂纹,痕迹贯穿钢套长度方向;2#钢套痕迹贯穿钢套长度方向;主轴存在摩擦痕迹,其沿主轴方向存在由后端向前端来回摩擦的痕迹,沿摩擦方向存在摩擦褶皱,摩擦痕迹部分存在表面裂纹;由痕迹末端在1#钢套尾端且尾端逐渐变为深沟压痕,1#钢套与主轴抱死,2#、3#、4#钢套可自由滑动,并从主轴尾端无干涉退出可知,主轴与钢套之间出现拉伤痕迹,在主轴伸出时,与2#钢套存在摩擦拉伤,然后再与1#钢套存在摩擦拉伤,主轴与2#钢套摩擦时,1#钢套也受到摩擦力的影响,到主轴与1#钢套摩擦时,摩擦力逐渐增大,超过1#钢套过盈配合的阻力,1#钢套被主轴带出。根据委托人提供的照片可知,在1#钢套被主轴带出后又回装1#钢套且过盈配合失效。主轴在回缩过程中1#钢套与主轴不同轴,钢套与主轴发生研磨进而导致主轴与钢套抱死,并产生主轴与1#钢套吻合的左侧拉伤痕迹,痕迹尾端逐渐变为细条纹线状压痕;主轴与1#钢套吻合的右侧拉伤痕迹及痕迹尾端逐渐变为深沟压痕。综上所述,涉案机床存在主轴抱死现象,其抱死原因系主轴与钢套之间出现拉伤痕迹,在主轴伸出时,与2#钢套存在摩擦拉伤,然后再与1#钢套存在摩擦拉伤,摩擦力超过1#钢套过盈配合的阻力,使1#钢套被主轴带出,后回装1#钢套且过盈配合失效,主轴在回缩过程中1#钢套与主轴不同轴,钢套与主轴发生研磨进而导致主轴与钢套抱死。由于现场勘验时密封件已不存在,现场多次询问密封件的情况,申请人表示密封件已经拆下,无法提供,且1#钢套在勘验之前有被主轴带出来的情形,故不具备鉴定主轴与钢套之间拉伤痕迹形成原因的条件。

又查明:涉案机床铣轴与钢套之间系过盈配合,固定在铣轴上;钢套与主轴之间系精密间隙配合,对主轴起定心和支撑作用。主轴凹坑边缘直径约2mm,处于主轴第1处痕迹发起端。

原审法院认为: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昊宇公司为本公司生产加工需要采购大型数控机械加工设备,分别与翰海弘正公司和昆机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和《技术协议》属于买卖合同性质,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买卖合同中,出卖人负有按时交货和产品质量保证义务。出卖人拒不履行或者不当履行产品质量保证义务致使买受人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买受人有权主张解除合同。就本案而言,需方昊宇公司已经如约支付了质保金以外的全部合同价款,供方翰海弘正公司和昆机公司亦应全面适当地履行产品质量保证义务。

  一、关于质量保证期是否届满。《采购合同》约定:质保期为设备运行验收合格满一年。如合同设备在保证期内发现属供方责任的十分严重的缺陷(如设备性能达不到要求等),则其保证期将自该缺陷修正后开始计算一年。《技术协议》约定:机床的验收工作分为预验收和终验收,质保期从甲、乙双方终验收单签署日期开始计算。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于2012年7月30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昊宇公司同意涉案机床终验收合格并开始进入质保期,质保期内乙方严格履行质保期所应履行的应尽义务。双方并于次日签订了《机械设备竣工验收单》,故涉案设备质保期间应从2012年7月30日起计算一年。涉案机床在质保期间频繁反复地出现异响、漏油、油压不稳、液压泵损坏、机床抖动、转速不匀、打刀等严重质量问题和故障,无法保证正常生产使用。以上问题始终没能得到彻底解决,满足《采购合同》关于“在保证期内发现属供方责任的十分严重的缺陷(如设备性能达不到要求等),则其保证期将自该缺陷修正后开始计算一年”的约定条件。对此,在正常质保期临近届满之时,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于2013年7月30日签订了《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质保期存在的问题》,确认了涉案机床经厂家人员维修后还存在的六个方面的问题,同时双方确认:以上问题是质保期内遗留的问题,生产厂家需将以上问题全力解决,解决之后质保期解除并出具证明。以上事实证明,因涉案机床在质保期间连续出现的质量问题和故障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供需双方对质保期届满的条件进行了具体约定。其后,涉案机床又出现了液压泵噪音、油压不稳、损坏直至主轴抱死的严重故障。质保期间,涉案机床在持续存在的问题尚未得到有效解决的情况下又连续出现严重故障。因此,本案不能认定涉案机床的质保期间已经届满,供方的质保义务尚未解除。

  二、综合考虑当事人举证的难易程度与有关证据的控制情况、举证能力强弱等因素,合理确定由昆机公司对涉案机床不存在诉争的质量瑕疵以及主轴抱死系昊宇公司重大过失操作不当或故意为之所导致承担举证责任。昆机公司作为涉案机床的制造厂家,掌握产品设计和制造全部技术资料,熟知产品生产制造工艺和操作,相比产品使用者昊宇公司,更有能力对以上争议事实举证证明,符合举证责任分配的公平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对于以上争议问题,一方面,存在涉案机床各种故障频出始终没能得到彻底解决直至主轴抱死的事实;另一方面,又有涉案机床主轴存在拉伤及划伤痕迹,表面存在因剥落而形成的凹坑,主轴中间部位存在锈迹,主轴及铣轴的硬度低于《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坚定需要零件信息表》中对硬度的要求的鉴定结论意见。昆机公司对此没有提供充分证据予以反驳,亦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系昊宇公司重大过失操作不当或故意为之所导致。故本院对翰海弘正公司、昆机公司的相关抗辩意见不予采信,昆机公司应当对此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三、关于主轴抱死原因的进一步分析。本案鉴定结论分析意见表明:“涉案机床主轴上存在拉伤及划伤痕迹,表面存在因剥落而形成的凹坑。主轴中间部位存在锈迹。涉案机床抱死原因系主轴与钢套之间出现拉伤痕迹,在主轴伸出时,与2#钢套存在摩擦拉伤,然后再与1#钢套存在摩擦拉伤,摩擦力超过1#钢套过盈配合的阻力,使1#钢套被主轴带出,后回装1#钢套且过盈配合失效,主轴在回缩过程中1#钢套与主轴不同轴,钢套与主轴发生研磨进而导致主轴与钢套抱死。”应当明确的是,涉案机床属现代高精度大型数控机械加工设备,在机床加工部件配合方面尤其是作为主要加工部件的主轴与钢套之间的精密间隙配合上,有着超高精度的设计要求。主轴与钢套精密间隙配合之间,丝毫的杂质存在足以影响机床的正常工作运行。所以主轴与钢套之间摩擦拉伤痕迹的形成只能是内部异物产生或外部杂质进入所致。从鉴定结论意见可知,涉案机床主轴与缸套之间从主轴和钢套上形成的摩擦拉伤痕迹发起于2#钢套距主轴端面的远端。从主轴和钢套上形成的“摩擦褶皱”“表面裂纹”“痕迹贯穿钢套长度方向”“1#钢套尾端逐渐变为深沟压痕”等摩擦拉伤痕迹的严重程度分析,以及结合“主轴摩擦拉伤痕迹在主轴伸出时形成并先起于2#钢套部位”的实际情况来看,基于涉案机床主轴与钢套之间系高精密间隙配合,仅依靠润滑油膜定心和支撑的前提,可以排除主轴与钢套之间摩擦拉伤痕迹的形成系可视微粒灰尘杂质进入所致。更不存在有较大颗粒杂质通过主轴端口进入并顺利行进数百毫米至2#钢套远端位置导致主轴与钢套之间摩擦拉伤痕迹产生,而之前的行进却不留任何痕迹的可能,即便主轴端口密封装置不在。况且昊宇公司在2013年7月26日形成的由昆机公司两名维修人员参加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厂家维修会议纪要》已经向供方明确提出了方滑枕漏油,需提供方滑枕密封圈的要求。该密封圈属于易损件,供方未能补充提供安装,责任不在需方。另外,鉴定机构从主轴和钢套之间拉伤痕迹处取样的金属粉末,虽因取量有限而不具备定量分析条件,但分析例举的主要成分元素与主轴和钢套分析成分元素无异,证明该取样金属粉末并非涉案机床外来杂质。另一方面,本案鉴定结论也没有反映钢套与主轴之间存在任何外部杂质进入的情形。关于主轴剥落凹坑形成阶段问题,涉案机床在安装、调试以及验收过程中,均未发现主轴上存在凹坑,且涉案机床已经能够正常运行,昆机公司也自认涉案机床在交付使用前主轴上不存在凹坑。结合剥落凹坑距离主轴前端365mm处,且在主轴缩回时处于2#钢套位置的实际情况,能够认定主轴上剥落凹坑系涉案机床在操作使用过程中产生了剥落点而形成。同时结合本案鉴定结论意见和涉案机床安装调试、质保维修情况来看,涉案机床主轴形成剥落颗粒,且无法容纳于主轴与钢套之间的精密配合间隙,导致主轴和钢套发生摩擦拉伤直至抱死。另外,从涉案机床主轴上存在拉伤及划伤痕迹,而“划伤”系坚硬物在金属表面划动而产生的划痕这一点上也佐证了此点。该涉案机床故障的形成与主轴供油不足产生锈迹以及主轴硬度偏低密切相关。涉案机床液压泵故障不断,油压不稳,持续漏油,必然导致机床部件需油部位供油不足,供油不足则易使主轴产生锈迹影响润滑,润滑不好则主轴与钢套之间接触摩擦不可避免,在相遇硬度偏软以致耐磨性降低的主轴部位的情况下,必然增大剥落点产生的可能性,剥落颗粒最终在精密配合的间隙之间发生摩擦拉伤直至抱死。

  此外,关于主轴硬度是否符合涉案机床设计使用性能问题。翰海弘正公司和昆机公司主张涉案机床主轴硬度虽然低于《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鉴定需要零件信息表》规定的标准,但是符合国家机械行业标准,所以主轴硬度合格。对此,本院认为,《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鉴定需要零件信息表》作为企业自身标准而高于国家行业标准,这是设计制造企业制定的与涉案高精度大型数控机床的设计制造相匹配的默认标准,也是企业自身产品的优势所在和吸引专门用户选购的原因所在,自然应当推定为本案《技术协议》的组成部分而在本案中优先适用。翰海弘正公司和昆机公司主张涉案机床主轴硬度符合国家机械行业标准,不属硬度偏低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综合全案证据审核认定,根据争议事实发生的高度盖然性的认定规则和标准,本案可以认定涉案机床抱死系由主轴自身制造加工缺陷所致,属于产品质量问题,与主轴抱死后密封件是否经过拆卸以及机床是否存在回装问题无关。

  四、关于合同解除与承担责任主体。本案中,涉案机床在质保期内频繁出现设备异响、漏油、油压不稳、机油泵损坏、机床抖动、转速不匀、打刀等质量问题。持续存在的质量缺陷始终未予彻底解决,另有“液压原理图与实物不符导致维修困难”、“液压站油泵厂牌与合同不符”等问题存在,突破了约定质保期限以后,又出现了主轴与钢套抱死的停机故障且与设备自身制造工艺缺陷有关,翰海弘正公司、昆机公司对此明确表示不再履行维修更换义务,致使昊宇公司购买设备用于生产加工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翰海弘正公司和昆机公司的行为违反了《采购合同》第10.2条和10.2.1条的约定。为此,昊宇公司根据《采购合同》的相关约定书面通知了翰海弘正公司和昆机公司洽商解决。而翰海弘正公司、昆机公司坚持认为质保期已过,明确表示不再履行质保义务。作为技术高端工艺先进的大型高精度数控机械加工专用设备,昊宇公司自身无法完成修理恢复运行工作,导致涉案机床无法使用。昊宇公司因翰海弘正公司、昆机公司的原因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主张解除合同返还已付设备款,并由对方承担违约责任的请求符合《采购合同》约定,于法有据,应予支持。《采购合同》解除,《技术协议》应当一并解除。关于违约金数额,昊宇公司按合同设备总价10%,即123.5万元主张索赔,超出了《采购合同》第10.8条关于不超过合同设备总价5%的约定,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涉案合同供方责任承担主体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本案中,昊宇公司为本公司生产加工需要,欲通过招投标的形式采购大型数控机械加工设备,昆机公司为翰海弘正公司向昊宇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翰海弘正公司全权处理招标活动中的一切事宜,保证对提供的货物承担全部质量保证责任。随后,翰海弘正公司以自己的名义与昊宇公司签订了《采购合同》。对此,昊宇公司均为明知,同时昆机公司明确表示对翰海弘正公司提交的货物承担全部质量保证责任,故涉案《采购合同》直接约束昊宇公司和昆机公司。昆机公司在本案中依法应当承担解除合同、退货返款的不利后果。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四百零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吉林昊宇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翰海弘正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签订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采购合同》;解除吉林昊宇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与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技术协议》;

  二、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吉林昊宇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返还合同价款1173.25万元,支付违约金61.75万元;

  三、在本判决第二项确定的给付义务履行完毕以后,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将存放于吉林昊宇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自行取回;

  四、驳回吉林昊宇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99605元,鉴定费14.8万元,合计247605元,由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昆机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驳回昊宇公司的诉讼请求。主要事实和理由如下: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一)原审判决对证据的认定错误。1.昆机公司明确表示对昊宇公司提交的证据19、20的真实性及证明问题均有异议,原审判决却认定昆机公司对证据19、20的真实性均无异议而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并将其作为主要定案依据。2.对于昊宇公司单方制作的证据(主要是传真,如证据11、13、16、18、19、20等均作为了主要定案依据),昆机公司及翰海弘正公司均明确表示不予认可,原审判决又凭何以“与事实相对应”为由予以确认呢?3.昆机公司提交的证据11和昊宇公司提交的证据18,证明的是同一内容,从时间上来说一个是2013年8月13日的传真,一个是2013年8月15日的修理完工单,因此昆机公司的维修人员才会在昊宇公司的传真上签字,仅凭一个貌似不同的签名就否定昆机公司的证据而认可昊宇公司的证据,认定证据严重错误。(二)原审判决对事实的认定错误。1.原审判决对鉴定意见置之不理。鉴定结论指出的密封圈、挡圈失踪,钢套被主轴带出并复装甚至主轴抱死都发生在机床验收后,完全交付昊宇公司使用一年以后,完全是在昊宇公司使用过程中造成的。2.原审判决超出鉴定意见,擅自对机床的质量问题进行了主观认定。包括鉴定机构无法确定拉伤痕迹形成的原因,明确指出机床不存在液压泵明显噪声,以及密封件的失踪及钢套存在复装问题是确定抱死原因的重要物证。3.原审判决认定涉案机床质保期延期错误。机床主轴抱死发生在2013年7月30日以后,已过质保期。根据《补充协议》,涉案机床自2012年7月30日进入质保期,质保期间为2012年7月30日至2013年7月29日。机床最后可能存在的六项问题根本不属于《采购合同》约定另行计算质保期的“十分严重的缺陷”。机床主轴抱死与这六项常规问题没有事实和技术上的因果关系,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上述六项问题无法解决、影响正常生产。4.对主轴硬度的认定错误。昆机公司提交给鉴定机构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鉴定需要零件信息表》对硬度的要求是昆机公司内部对机床零部件经氮化工序完成后的工艺要求,因氮化后对相应的零部件还需经过两次外圆磨光、抛光、研磨、配装等工序,零部件的表面氮化层硬度会随着后续工序工作有少量下降,故该要求要比行业标准高出一定范围才能保证最终成品的硬度达到行业标准。同一零部件的相同部位在其处于零部件状态下和组装成整机状态后的硬度是不尽相同的,原审判决没有理由用在零部件状态下的硬度标准来衡量整机状态下的硬度。再者,昊宇公司在订购涉案机床时并没有对机床零部件的硬度提出过特别要求,在《采购合同》及《技术协议》中对此也没有认可特别约定,涉案机床主轴的硬度非但没有问题,还略高于行业标准。二、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人民法院没有自由裁量确定举证责任分配原则的权利。就本案而言,昊宇公司主张退货,则必须证明机床存在根本性质量瑕疵,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其才有权解除合同。昊宇公司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涉案机床存在根本性瑕疵,鉴定机构也没有作出机床本身存在质量问题的结论。原审法院擅自确定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实行举证责任倒置,不符合公平原则。从另一角度来说,机床验收合格并交付使用一年多,可以证明机床不存在严重质量问题。

  昊宇公司二审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采信证据符合法律规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主要事实和理由如下:(一)1.原审判决采信的证据19、20与证据11、18关联,证明昆机公司在2012年8月底为涉案机床更换的液压泵再次损坏,昊宇公司通知昆机公司后,更换了液压泵,能够证明涉案机床故障频发。2.昊宇公司所举的证据11已被昆机公司8月底来更换液压泵所证实;证据13已被昊宇公司提供的证据14昆机公司派来的技术人员张国华的书面报告所证实;证据16证明涉案机床经维修后仍存在主轴液压站换挡油泵有噪音和附件铣头有噪音等遗留问题,维修人员确认无法解决,与证据15和昆机公司提供的证据10《产品服务维修单》记载的内容相互印证,故不能以维修人员没有签字而否定其到昊宇公司处维修后仍存在上述问题的事实存在;证据18与昊宇公司提供的证据17中的六个质量问题的第一个液压泵问题互相印证;证据19与昊宇公司提供的证据17、18、20更能相互印证;证据20增值税发票与证据19是一组证据,主要证明涉案机床液压泵损坏后,昊宇公司购买液压泵的客观事实存在,以上证据能够证明昊宇公司所要证明的问题,昆机公司也没有提出反驳证据,原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采信符合法律规定。3.昆机公司提交的证据11《产品服务修理完工单》,该证据中的“王春俭”签名与本案中其他多份存在“王春俭”签名且双方均无异议的证据进行比对,存在明显不同,能够确认不是其本人所签,王春俭在2013年8月1日已经与昊宇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如果昆机公司坚持王春俭的签名是真实的,可以提出司法鉴定。(二)1.鉴定结论作出后,鉴定人依法出庭,对相关问题进行了答疑,其对专业性问题进行的答疑可以作为鉴定意见的补充,其出庭证言可以作为证据使用。2.鉴定人明确表示“主轴上存在剥落凹坑,如果是在主轴和钢套配合一体的情况下,产生的剥落凹坑是会形成拉伤的”,原审法院据此查明涉案机床抱死拉伤痕迹形成的原因,综合评判得出“涉案机床抱死系主轴自身制造加工缺陷所致”的结论。3.涉案机床在质保期间频繁出现异响、漏油、油压不稳、液压泵损坏、机床抖动、转速不均、打刀等严重质量问题和故障,经多次维修无法保证正常生产使用。以上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彻底解决,符合合同中关于“在质保期内发现属供方责任的十分严重的缺陷,则其保证期将自该缺陷修正后开始计算一年”的约定条件。对此,在正常质保期临近届满之时,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于2013年7月30日签订了《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质保期存在的问题》,确认了涉案机床经昆机公司维修后还存在六个方面的问题。涉案机床在约定质保期内更换了一次液压泵,前后停产十多天,因机床缺陷,有维修单记录的九次维修每次都要停产两天以上,根据合同约定,这些更换和维修停运的时间,质保期应作相应延长。4.昆机公司提供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鉴定需要零件信息表》能够证明昆机公司为昊宇公司供应的机床主轴硬度标准高于国家行业标准,这也是昆机公司产品的优势所在和吸引特定用户选购的原因所在。经过鉴定,涉案机床主轴及铣轴的硬度低于该信息表对硬度的要求,原审判决依据鉴定结论对主轴硬度的分析意见并无不当。(三)原审法院综合考虑当事人举证的难易程度与对有关证据的控制情况、举证能力强弱等因素,合理确定由昆机公司对涉案机床不存在诉争质量瑕疵及主轴抱死系昊宇公司重大过失操作不当或故意为之所导致承担举证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和证据规则。

  翰海弘正公司二审述称:原审判决关于翰海弘正公司不承担法律责任的认定是正确的,翰海弘正公司没有违约行为,不应承担违约责任。翰海弘正公司虽然没有上诉,但认为如果能够查明机床确实存在质量问题,责任也应由产品制造商承担。

  在本院二审期间,昆机公司提交了两份《关于2013年8月15日“客户签字”的情况说明》,载明:“2013年8月11日至15日,昆机公司驻东北维修服务人员夏耀辉、王郑强应客户昊宇公司的要求对提出的机床漏油等5项问题再次到现场进行服务修理。检查维修完的结果是为客户更换了型号为VISA3R-9S的液压泵一个。维修完后,我们两人(夏耀辉、王郑强)把《产品服务修理完工单》交由客户办公室人员办理手续。待拿到完工单后,客户签字‘王春俭’已签署好,因过去多次都是他签署,我们没有多疑就把我方那份带回。维修服务人员:夏耀辉、王郑强,2014年12月26日。”证明:对于在质保期的最后一天即2013年7月30日,双方签字确认的质量问题,昆机公司已经基本解决,昊宇公司的工作人员王春俭已在2013年8月15日的《产品服务修理完工单》上签字确认。

  本院认为,昆机公司、翰海弘正公司、昊宇公司对于本案所涉《采购合同》、《技术协议》以及《补充协议》直接约束出卖人昆机公司与买受人昊宇公司均无异议。本案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问题是:一、涉案机床质量保证期是否届满?二、涉案机床是否存在质量问题以及主轴抱死的原因是什么?三、《采购合同》、《技术协议》是否应予解除以及如予解除的法律后果是什么?现分别分析评判如下:

  关于涉案机床质量保证期是否届满问题。本案中,《采购合同》约定质保期为设备运行验收合格满一年,如合同设备在保证期内发现属供方责任的十分严重的缺陷(如设备性能达不到要求等),则其保证期将自该缺陷修正后开始计算一年;《技术协议》约定验收分为预验收和终验收,终验收合格应由双方签署终验收单。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于2012年7月30日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昊宇公司同意案涉机床终验收合格并开始进入质保期,双方并于次日签订了《机械设备竣工验收单》。据此,涉案机床的质保期间应自2012年7月30日起计算一年。此后,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于2013年7月30日签订了《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质保期存在的问题》,确认涉案机床经厂家人员维修后还存在六个方面的问题,并再次明确:“以上问题是质保期内遗留的问题,生产厂家人员需将以上问题全力解决,解决之后质保期解除并出具证明。”以上事实证明,因涉案机床在质保期间连续出现质量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双方对质保期届满的条件进行了补充约定,即最终确定质保期届满的条件是由厂家将以上质量问题解决后出具证明。对此,昆机公司提交署名为“王春俭”的2013年8月15日《产品服务修理完工单》及《关于2013年8月15日“客户签字”的情况说明》,用以证明昆机公司已完成维修义务。本院认为,该《产品服务修理完工单》上的“王春俭”签名与本案中其他双方均无异议的产品服务单上的王春俭签名在书写笔迹、书写习惯等各方面存在明显不同,结合昊宇公司提交的其与王春俭于2013年8月1日签订的解除劳务合同协议及员工离职通知书,可以认定昆机公司提交的该产品服务修理完工单上的王春俭签名非为王春俭本人所签,故本院对该份证据不予采信。昆机公司于本院二审期间提交的《关于2013年8月15日“客户签字”的情况说明》系该公司工作人员单方作出,夏耀辉、王郑强并未出庭作证,且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本院对该份证据亦不予采信。因此,昆机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已向昊宇公司出具质保期已经解除的证明,故涉案机床的质量保证期尚未届满,昆机公司对于该机床的质量保证责任仍未解除。

  关于涉案机床是否存在质量问题以及主轴抱死的原因问题。(一)关于涉案机床是否存在质量问题。本案中,昆机公司对于昊宇公司于原审时提交的证据10、11、13、14、16、18、19、20的真实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证据20系增值税发票原件,昆机公司虽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条关于“一方当事人提出的下列证据,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一)书证原件或者与书证原件核对无误的复印件、照片、副本、节录本”的规定,原审法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并无不当。证据18、19与证据20系一组证据,互相佐证因液压泵损坏,昊宇公司自行购买液压泵更换,并以传真方式告知翰海弘正公司,原审法院对此予以采信亦无不当。

  证据10、11、13均系昊宇公司向昆机公司或翰海弘正公司发出的传真,证据14系昆机公司工作人员张国华出具的书面材料,证据16系无昆机公司签字确认的会议纪要。首先,在二审庭审中,昆机公司、昊宇公司均认可双方未约定联系方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关于“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的规定,对于双方联系方式应当按照交易习惯确定。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2012年7月7日产品服务单记载“但机床还有机械、电器、液压方面较多问题没有解决(见2012年7月6日传真)”,以及落款时间为2013年10月15日的翰海弘正公司向昊宇公司发送的关于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质保期存在的问题的传真稿,均可证明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昆机公司之间以传真为习惯的联系方式之一。

  其次,对比各方对真实性均无异议的产品服务单记载之内容,证据10——2012年8月21日传真、证据11——2012年8月24日传真主要反映的机床主液压站变量泵出现异常噪音直至损坏的问题与昆机公司提交的2012年7月7日产品服务单记载的“但机床还有机械、电器、液压方面较多问题没有解决”、当事人均无异议的2012年7月17日《TK6926问题汇总》记载的“……主轴箱上液压站无防护,各器件均裸露在外……液压原理图与实际不符”等质量问题并不矛盾,且已为昆机公司于2012年8月底派人更换了变量泵这一双方无异议事实所证明;证据13——2013年7月1日传真反映的“1.液压泵噪音异常、油压不稳;2.方滑枕运动时颤动;3.机床X方向移动时有两点颤动;4.攻丝时主轴转速不均速;5.机床立柱护板处、方滑枕漏油;6.机床坐标自动变动但无报警号;7.机床附件铣头(伸长铣头、垂直铣头)旋转时有明显异声;8.与机床PLC通讯不了”等8处问题,证据14昆机公司工作人员张国华于2013年7月10日形成的书面情况说明记载的主要内容“1.机床主液压泵出现噪音;2.机床Z轴(滑枕)慢速爬行抖动、打刀;3.机床Y轴、Z轴漏油”,均与各方当事人无异议的2013年7月26日的《产品服务单》记载的“1.Z轴(滑枕)有抖动现象,经调整已达到用户的使用加工要求;2.X轴(床身)有抖动现象,经调整已达到用户的使用加工要求;3.机床立柱护罩有漏油现象,经过处理维修没有明显漏油现象;4.主液压站换挡油泵有噪音,但不影响使用(未处理);5.附件垂直铣头有噪音,但不影响加工使用(未处理)……设备故障有所改善,未处理部分应予解决。尚留部分问题未解决,尚需时间考量”主要内容相符,证据16——落款时间为2013年7月26日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厂家维修会议纪要》上记载的内容亦与前述产品服务单记载的主要内容相符,以上内容与2013年7月30日,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最终形成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质保期存在的问题》可以相互印证,故原审法院对昊宇公司提交的证据10、11、13、14、16予以采信并无不当。

  通过对涉案机床以上产品服务单记载内容的分析,可以认定,该机床在安装使用后频繁出现各种质量问题:2012年7月17日,昊宇公司与昆机公司就对涉案机床电气和机械两个方面存在的9个问题进行了确认,其中明确表明:“主轴箱上液压站无防护,各器件均裸露在外”,“液压原理图与实际不符,说明书中无传动图、轴承图、润滑图、维修图以及缺少润滑标识。”此后,在2013年3月15日的产品服务修理完工单中记载“X轴在全长上,有几点振动,希厂家解决”,在2013年7月26日的产品服务单中记载“1.Z轴(滑枕)有抖动现象,经调整已达到用户的使用加工要求;2.X轴(床身)有抖动现象,经调整已达到用户的使用加工要求;3.机床立柱护罩有漏油现象,经过处理维修没有明显漏油现象;4.主液压站换挡油泵有噪音,但不影响使用(未处理);5.附件垂直铣头有噪音,但不影响加工使用(未处理)”,昊宇公司再次提出“设备故障有所改善,未处理部分应予解决,尚留部分问题未解决,尚需时间考量”,双方并最终在《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质保期存在的问题》中确认“1.液压泵有明显噪音需更换。2.机床方滑枕运行时有轻颤动(经两次维修未彻底解决)。3.机床攻丝时主轴转速不匀速。4.机床防护罩、方滑枕漏油(方滑枕密封胶条需更换、漏油问题需彻底解决)。5.程序运行有时异常。6.机床附件铣头(伸长铣头、垂直铣头)旋转时有明显异声”等六个方面问题,同时指出“以上问题是质保期内遗留的问题,生产厂家需将以上问题全力解决,解决之后质保期解除并出具证明”,以上涉案机床的维护修理过程,可以认定涉案机床在安装之后即出现液压泵噪音问题、机床防护罩、方滑枕漏油、方滑枕运行时颤动等质量问题,且始终未能得到彻底解决。因此,昊宇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在2013年7月30日确认需在生产厂家将以上问题解决之后质保期方才解除并出具证明,但如前所述,昆机公司与翰海弘正公司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已经出具了质保期解除证明,即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已将前述质量问题解决。

  (二)关于主轴硬度是否符合约定问题。根据鉴定结论,经对镗轴、铣轴的硬度进行检测,镗轴、铣轴的检测结果分别为HV863、HB190,而昆机公司提交的《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鉴定需要零件信息表》对镗轴、铣轴的硬度要求分别为HV900、HBS235,即镗轴、铣轴均不符合硬度要求。《TK6926数控落地铣镗床鉴定需要零件信息表》系昆机公司作为制造厂家对其设计制造的机床主轴硬度的特殊要求,是昊宇公司选择购买昆机公司该产品的决定因素,也是双方对于机床主轴硬度的明确约定,故应当以此为标准确定涉案机床主轴硬度是否符合约定。因此,昆机公司关于主轴硬度符合国家行业标准、不存在质量问题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同时,昆机公司主张该零件信息表中的硬度要求系镗轴、铣轴作为零部件的硬度要求,在零部件组装成成品后硬度会有所下降,但未能对此提供证据证明,故本院对其该项主张亦不予支持。综上,可以认定涉案机床的主轴不符合合同约定的硬度要求。

(三)关于涉案机床主轴抱死的原因问题。根据鉴定结论,目前已不具备进一步鉴定“主轴与钢套之间拉伤痕迹形成原因的条件”,故对于昆机公司要求对涉案机床主轴抱死原因及拉伤痕迹形成原因进行补充鉴定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根据鉴定结论,涉案机床主轴上存在拉伤及划伤痕迹,表面存在因剥落而形成的凹坑,主轴凹坑内未见异物,未发现外来物撞击主轴产生凹坑的证据,凹坑部分未发现氮化层,主轴中间部位存在锈迹。涉案机床抱死原因系主轴与钢套之间出现拉伤痕迹,在主轴伸出时,与2#钢套存在摩擦拉伤,然后再与1#钢套存在摩擦拉伤,摩擦力超过1#钢套过盈配合的阻力,使1#钢套被主轴带出,后又回装1#钢套且过盈配合失效,主轴在回缩过程中1#钢套与主轴不同轴,钢套与主轴发生研磨进而导致主轴与钢套抱死。

  本院认为,从鉴定结论可以得知,首先,鉴定结论指出在涉案机床主轴表面因剥落而形成的凹坑内未见异物,未发现外物撞击主轴产生凹坑的证据,而涉案机床主轴在安装完成交付使用之后直至主轴抱死期间,未发现主轴上存在凹坑,昆机公司在本院二审庭审中亦陈述主轴出现划痕可以排除是外界杂质进入的原因,即可以排除外界物质进入主轴导致主轴出现划痕而抱死,而系主轴在运行中自身物质剥落,该剥落物质导致主轴出现划痕。其次,主轴凹坑部分未见氮化层则说明主轴凹坑部分未经氮化处理,未经氮化处理则影响主轴的硬度以及使用期限,结合此前对主轴硬度的分析,可以认定主轴凹坑部分未经氮化处理,主轴硬度不符合双方约定的质量要求。再次,主轴凹坑内发现的非金属夹杂物的主要元素为碳、铬、铁,此主要元素亦是主轴和钢套成分分析的主要元素,综合前述分析,亦可以推定主轴凹坑部分剥落物质系主轴自身物质。最后,涉案机床在安装使用后质量问题不断,包括主液压换挡泵有噪音以及方滑枕漏油、防护罩漏油、铣头有噪音等,除主液压泵在主轴抱死前由昊宇公司自行更换使主液压泵噪音问题得到解决外,其余质量问题在主轴抱死之前始终未能得到彻底解决,其中方滑枕、防护罩持续漏油必然导致主轴供油不满足设计要求,而鉴定结论亦指出主轴中间部位存在锈迹,可以印证系机床漏油问题使主轴润滑不够,造成主轴中间出现锈迹。因此,可以认定主轴上的剥落凹坑系在前文已述主轴硬度未达到设计要求而又未经氮化处理的情况下,涉案机床运行中自身产生了剥落物质形成,因该剥落物质在主轴与钢套的精密配合之间没有存在空间,故导致主轴先和2#钢套发生摩擦拉伤,后与1#钢套发生摩擦拉伤,最终使主轴出现划痕直至主轴抱死。

  综合以上分析,可以认定涉案机床主轴本身硬度不符合质量要求是造成主轴出现剥落物质造成划伤以致最终抱死的主要原因,属于产品质量问题,与主轴抱死后密封件是否经过拆卸以及机床是否存在回装等问题无关。昆机公司主张主轴抱死系昊宇公司操作不当造成,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其该项抗辩理由不予采信。因此,昆机公司作为涉案机床的供货方,应对主轴质量问题承担违约责任。

  三、关于《采购合同》、《技术协议》是否应予解除以及如予解除的法律后果问题。根据本案查明事实,《采购合同》第10.2条约定,供方保证其合同设备是全新的、技术水平是先进的、成熟的、质量优良的,设备选型均符合安全可靠、经济运行和易于维护的要求,供方并保证所交付的技术资料完整统一和内容正确、准确并能满足合同设备的设计、安装、调试、运行和维修的要求;第10.2.1条约定:本设备合同执行期间,如果供方提供的设备有缺陷和技术资料有错误,或者由于供方技术人员指导错误和疏忽,造成工程返工、报废,供方应立即无偿更换和修理。由前所述,涉案机床在安装使用后,发生了“液压原理图与实物不符导致维修困难”、“液压站油泵厂牌与合同不符”等问题,并频繁出现设备异响、漏油、油压不稳、液压泵损坏、机床抖动、转速不匀等质量问题,这些质量问题在质量保证期内始终未能得到彻底解决,后因主轴硬度不符合技术要求而导致主轴抱死,现已无法正常运行。对此,翰海弘正公司在2013年10月15日的传真中明确表示不再履行维修更换义务,该行为已经违反前述约定,致使昊宇公司购买涉案机床用于生产加工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

  根据《采购合同》第14.2条关于“如果供方有违反或拒绝执行本合同规定的行为时,需方将用书面(形式)通知供方……如果得不到纠正或提不出纠正计划,需方将保留终止本合同一部或全部的权利,对于这种终止,需方将不出具变更通知书,由此而发生的一切费用损失和索赔将由供方负担”,以及第14.3条关于“如果需方行使终止权利后,需方有权停付到期应向供方支付终止部分的款项,并有权将在执行合同中预付给供方的终止部分款索回”的约定,昊宇公司在将质量问题书面通知翰海弘正公司和昆机公司后,翰海弘正公司、昆机公司明确表示不再履行质保义务,在此情况下昊宇公司主张解除合同返还已付设备款,并由对方承担违约责任的请求符合前述约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规定,昊宇公司主张解除合同的请求符合上诉法律规定,原审判决解除《采购合同》及《技术协议》并无不当。关于违约金数额,原审法院根据《采购合同》第10.8条关于合同设备赔偿金最多不超过合同设备总价5%的约定,判决昆机公司赔偿昊宇公司合同设备总价的5%(即61.75万元)亦无不当。

  本院认为,昆机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9605元,由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北京德和(南京)律师事务所

卫保童律师

评论列表

友善转载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